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催眠师庭亿的博客

催眠师和NLP培训师让你认识真正的催眠和NLP艺术,带给你欧美25国的美景

 
 
 

日志

 
 
关于我

在荷兰和美国留学和工作近9年时间,取得过荷兰埃文斯大学国际象棋冠军。先后师从被已故的最著名催眠大师Milton Erickson誉为世界第一催眠师的Richard Bandler,和拉斯维加斯传奇催眠师Don Specer等人,取得国际认证的催眠治疗师资格。2010年成为IHG国际催眠师协会大众化区主席。 在美国奥兰多取得国际NLP培训师资格,成为中国年轻的NLP培训师。 2010年在著名的拉斯维加斯威尼斯酒店赌场表演催眠, 在美国多次街头催眠,2010年4,5月份完成环欧洲催眠之旅。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6月23日疼痛控制  

2010-06-23 13:17:02|  分类: 原创-催眠治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6月23 日

Ben膝盖有伤的培训师

和Ben见面是在2009年3月份奥兰多的一个NLP会议中。 当时参加会议的有几百人来自世界各地,日本人和美国人占多数,其次是欧洲的,其他亚洲人很少,中国人只有我一个。 当时认识了很多哦朋友,Ben是其中一个, 他是来自三番市的一个潜能培训师和草药治疗师。我们很多人熟悉之后便在当天会议接受互相交流学习起来。

第一次见到Ben他和他女朋友在一起,我注意到他一直坐在最前面的座位,腿不自然的垫在很高一大块垫子上面。

Ben告诉我他两年前骑摩拖车时出了一场严重的事故,在床上躺了大半年,医生说他的腿的损伤非常严重尤其是左腿的膝盖,以后能靠自己独立行走非常困难,有很大的机会他将依靠辅助设备过剩下的生活。这一年多来通过各种的自我催眠,物理治疗和草药疗法已经可以下地不借助拐杖慢慢的行走,但他的左腿仍然不能正常的弯曲。他的医生很惊奇的发现他双腿回复的比预期要好的多,但左膝的损伤会让他在弯曲的时候感到剧烈的疼痛。而疼痛不能让他正常的行走。

 每当他坐着要站起来时,需要借助外力,或者站着要做下时,只能右腿先弯,左腿慢慢的弯大概40度左右就会因为疼痛不能继续弯曲。

他希望通过NLP的技术来更全面地回复,回复到能像正常人一样行走, 他对我们说他非常渴望能像以前一样周末和朋友去打高尔夫球。

听说我是催眠师,他想让我帮他催眠。 我之前有过治疗偏头痛和关节炎的减轻疼痛的经历,主要用的是NLP的一些情景剥离的技巧,取得了一些效果, 但对有结构损伤的患者没什么经验。 当然我也想尝试一下把NLP和催眠结合起来的效果。

我对他说 “Ben, 我知道能正常的行走和生活对你来说很有意义,实际上你现在能站在这里,和我们一起已经是个医学上的惊喜了,这说明你知道怎么样通过你的思想治疗自己的身体。 所以, 我会作为你的向导,帮助你更好的恢复。我的声音会伴随你的左右,在你的膝盖恢复前引领你经历不同的经历。“

于是我给他进行了一段40分钟的催眠,并在唤醒他之前做了后催眠暗示,暗示他睡觉的时候,潜意识会帮助身体治疗他的伤痛,醒来时他的意识和潜意识会共同工作来让他身体复原。 并且下次催眠的时候会更深的进入催眠。

他醒来后告诉我 “我之前也进行过两次的催眠,效果一般,可能刚出医院不久的原因还有药物的作用吧,之后一直在自我暗示,不过这次的催眠真的很深感觉非常舒服,最后都不想睁开眼睛。”

我之后又用NLP的神经阶梯式训练让他清晰的产生一个健康的自我形象,让他看到自己的体细胞改善膝盖的部位新的细胞取代旧的细胞。 这么做事因为很多医学博士和之前的研究证明思想对机体的直接影响, 我希望能有所帮助。 之后我又用催眠的叠加把他带入跟深得催眠状态。

在他处在这种状态中时, 我对他给他讲了个故事,讲到我外婆家在东北,小的时候菜园里有种了很多的水果蔬菜,有茄子,豆角,石榴等等,我给他讲这些水果蔬菜从周围的土壤和空气中吸取养料,水份,从太阳中吸取能量而不断的生长, 每时每刻,细胞都在分裂,旧的的细胞都会被新的替换,他们会健康的成长。 我又给他讲了一个打高尔夫球的故事,说泰格伍兹每次打球之前都会想像球的路线等等,然后球会按着他的想法走进洞里。有时,球会掉进水里,如果在中国,会有球童之后下水去捞球,尤其是在秋天,虽然只有7,8度,他们还是会下到冰凉的水里去拣球,因为他们很愿意也很高兴这么做,所以也不会有什么感觉。 最后暗示他他的膝盖每次呼吸都会感到更舒适。

当他醒来时,感谢了我说他这次更深的进入催眠,后来已经完全不记得我说了什么了, 我说 “ok,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还要开会”,我以为并不太有效。 于是我起身离开往我住的酒店走,他起身送我,我发现他没用帮助就自己站起来了,当然他并没意识到,直到和我走到Shareton大厅的门口,他一下停下了,长大了嘴说他才意识到现在居然疼了,只觉得有点麻有点凉而已。

第二天他来会议的时候,已经完全不用他女朋友的帮助了,他对我说现在的疼痛只是2,3 左右,完全可以控制了而之前是8,9.现在他已经基本不受伤势的困扰了,虽然不能进行剧烈运动但疼痛感已经完全消失了,并能正常行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3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